林登·贝恩斯·约翰逊的步入政坛

贝恩斯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约翰逊家里许多成员都曾参与政治活动。他的祖父曾任得克萨斯州议员多年,在当地很有影响,约翰逊城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父亲也曾任得克萨斯州议员多年,是国会议员萨姆·雷伯恩的好友。在家庭影响下,约翰逊在学校读书时就对辩论和校园政治产生浓厚兴趣。1931 年得克萨斯州的克莱伯格在竞选国会议员时,约翰逊曾极力为他助选,进行游说活动。克莱伯格当上国会议员后,贝恩斯不忘旧情,使约翰逊成了他的秘书。这个职位为约翰逊提供了许多学习机会。从此,约翰逊由一个小镇来到了首都华盛顿,对官场中的处事待人、见风使舵的一套掌握得比在华盛顿经历过一二十年的老手还要娴熟。在此期间,他结识了许多有势力的人物。当时国会议员的秘书们成立了一个小组织,俗称“小国会”。它的负责人称为“议长”,习惯上由资格老一点的人担任。由于约翰逊表现出众,人缘又好,只经过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就被推选为“小国会”的“议长”。

约翰逊步入华盛顿权势集团的大门之际,正是美国处于历史上最严重的经济大萧条和罗斯福总统提出“新政”之时。许多人对罗斯福的“新政”半信半疑,有的甚至极力反对。而约翰逊则积极支持,并且对罗斯福非常敬仰,因而受到罗斯福总统的重视。加上他父亲的好友国会议员雷伯恩的极力推荐,1935 年这位年仅27岁的年轻人,被罗斯福总统任命为全国青年署得克萨斯州分署署长。全国青年署是罗斯福为推行“新政”而成立的一个机构,其主要目的是通过举办公共工程和社会救济等活动安置和团结广大青年。约翰逊任职期间大约安置了30000名青年就业和学习。这批青年后来成了他政治上的重要支持者。 约翰逊年轻从政,30岁即当选为国会议员,是罗斯福总统“新政”的积极支持者。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不论是执政,还是共和党掌权,他都是紧跟执政者,因而官运亨通,步步高升。

1937年得克萨斯州第十选区的国会众议员詹姆斯·布坎南突然去世,留下了空席。这给了约翰逊一个机会,他决心试试。当时他的竞选对手有五名之多,有的比他有名望,有的比他有较充足的竞选经费,他们反对罗斯福的“新政”,受到地方保守派的支持,舆论界认为约翰逊获胜的希望微乎其微。但这位年轻人顺应潮流,高举拥护罗斯福“新政”的旗帜,大力进行竞选。特别是曾经受过他帮助的一大批青年热心为他助选。结果,他出人意料地当选为众议员。

1937 年5 月,约翰逊正式就任国会众议员。由于他是高举拥护罗斯福“新政”旗帜当选的,自然受到罗斯福总统的垂青。罗斯福在得克萨斯州旅行期间专门邀请这位年轻人到他的专车上叙谈,并对他鼓励和表扬一番。国会众议员萨姆·雷伯恩对约翰逊也有不少照顾,雷伯恩后来升任众议院议长,是约翰逊有力的后援。美国众议院通常是资深议员占据重要职位,年轻议员要坐“冷板凳”。然而“朝里有人好做官”,由于得到罗斯福总统和议长雷伯恩的撑腰,约翰逊进众议院后没有多久就进入了握有重要权力的海军事务委员会。 当时欧洲爆发了战争,罗斯福正大力推动和发展海军计划,需要在议会里找一批得力的人帮助他鼓吹和游说,这时自然就想到了约翰逊。约翰逊在众议院任职期间,在内外政策等重大问题上通常总是坚决支持罗斯福总统的。然而,在涉及公共福利和地方利益事务时,他又采取不同于政府的立场,站到地方一边,以取悦本地区选民,正因为他采取这种两面讨好的态度,故能在众议院连选连任。

约翰逊在1941年初次尝到了政治上受挫的苦楚。那年国会参议员莫里斯·谢帕德去世,留下了空缺。约翰逊在罗斯福的支持下,宣布参加参议院该席位的补缺选举。选举结果,约翰逊败给了立场保守、反对罗斯福“新政”的人奥丹尼尔。

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约翰逊自愿报名服役,成为第一个自愿从军的现职国会众议员。他情愿放弃每年10000美元的议员薪水,去领取每年3000美元的海军少校薪金,随海军转战太平洋和大西洋,多次涉险。一次他乘飞机去澳大利亚执行任务,飞机在牧场着陆时撞毁,他死里逃生。还有一次,他为搜集敌情资料,乘坐一架巡逻轰炸机飞临敌方阵地,遭日军攻击,一个引擎失灵,勉强返回基地。因临危不惧,表现勇敢,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将军亲自授予他银星勋章。 1942年,罗斯福总统下令,凡在军中服役的议员一律返回华盛顿复职。于是,在军中服役7 个月的约翰逊又回到众议院。在此期间,他出任众议院海军委员会特别调查小组主席,为发展武装力量出了不少力。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他是扩军备战的积极鼓吹者。他继续主张保持武装部队的实力,大力发展军工生产,改进部队装备。他认为政府对劳工运动应严加管制。为此,他支持反劳工的《塔夫脱一哈特莱法案》,反对工人为争取自身权利和提高工资举行罢工。在对外政策上,他支持杜鲁门的“遏制”政策。

1948 年,约翰逊出来竞选参议员是匆忙决定的。本来他在众议院任职将近12年,资历深,威信高,根基稳固,竞选连任众议员十拿九稳。而竞选参议员则要费一番力气,但在周围好友的鼓动下,他最后还是决定一试。

这次参议员竞选的预选中,他遇到的主要对手是人前得克萨斯州州长科克·史蒂文森。他比约翰逊大20岁,在当地是一个有声望的人,又得到劳工组织的支持,而约翰逊曾经支持过《塔夫脱一哈特莱法案》。但史蒂文森倾向保守,以往对罗斯福和杜鲁门一套政策主张多持反对意见,因而在党内的号召力有限。7月党内投票提名时,约翰逊与史蒂文森较之其他候选人遥遥领先,但均未获得法定半数。第二轮投票时,约翰逊仅以87票的微弱多数赢得的候选人提名。11月大选时,他轻易地战胜共和党对手而当选。 1949年1月就职,时年40岁。

约翰逊任国会参议员的12 年中,国际国内发生了许多重大事件,如朝鲜战争,美国加强了在我国领土台湾的军事力量,共和党的艾森豪威尔政府取代了的杜鲁门政府等等。约翰逊在重大问题上通常总是紧跟执政者,为他们摇旗呐喊。他出任参议院军事委员会委员时,大力鼓吹备战,主张增加军事预算。朝鲜战争爆发后,他主张成立军备调查小组委员会,并任该委员会主席。贝恩斯他积极支持杜鲁门在朝鲜战争的侵略行径。他1951年出任参议院副领袖,1953年又升任领袖,逐渐成为一个很有影响的政治人物。

此外,他还担任过参议院航空和空间科学委员会主席,拨款委员会和军事委员会委员等要职。特别是他作为参议院领袖,积极支持共和党总统艾森豪威尔政府,号召同人与政府合作,避免对政府进行攻击,使包括国防和民权法案在内的许多重要法案得以通过,因而得到艾森豪威尔总统的信任和重视。他曾受托出席过一些重要的国际会议,成为政界举足轻重的人物。

1960年总统选举时,约翰逊起初想参加总统竞选,但又感到没有把握。他认为在全国代表大会上难于获得总统候选人提名,因为他是南方人,传统上难于得到东北部的支持。他有一种侥幸心理,希望在全国代表大会上出现僵局。他想那时以参议院领袖出面,可能有机会被提名当总统候选人。因此,他迟迟没有宣布参加总统竞选,也没有参加预选。直到全国代表大会在洛杉矶召开前的一个星期,才在顾问们的劝说下,匆匆宣布参加竞选。

1960年7月13日在洛杉矶召开全国代表大会。约翰逊以409票对806票败于东部权势集团代言人、年轻的参议员约翰·肯尼迪。约翰逊虽被击败,但他在南部地区的影响不容忽视。肯尼迪为了争取南方的选票,就拉他作竞选伙伴——副总统候选人。当时,几乎没有人相信约翰逊会放弃他在参议院中那个有权力的位置,甚至他置一些密友的规劝于不顾,接受了肯尼迪的建议。这一决定对肯尼迪来说,确实是求之不得的,同年11月,在同共和党的理查德·尼克松和洛奇的角逐中,获胜。1961年1月肯尼迪宣誓就任美国第35任总统,约翰逊就任副总统。在这次总统选举中,肯尼迪和约翰逊囊括了南部除三个州以外的绝大部分选票,这证实了约翰逊在南部的实力。

在美国政坛上副总统通常是个徒有虚名而无实权的职位。但是,约翰逊在任副总统35个月内,深得肯尼迪总统的依赖和重用。他除经常参加国家安全和内阁重要会议外,还兼任国家航空和空间委员会的主席等职,并以总统特使身份出访30多个国家,发表过150多次演说。他对总统的影响,据称仅次于总统的弟弟罗伯特·肯尼迪。他私下也表示在某些问题上和总统有不同的意见,和白宫某些官员关系紧张。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